爱新觉罗·溥仪

时间: 2020-10-14 10:34    来源: 未知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是道光帝旻宁的曾孙、醇贤亲王奕譞之孙、摄政王载沣长子,母亲苏完瓜尔佳·幼兰。1908年到1912年、1917年7月1日到1917年7月12日两次在位。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2月12日被迫退位,清朝统治结束。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日本人控制下做了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年号康德(1934年—1945年),所以又称“康德皇帝”。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8月17日,溥仪在沈阳准备逃亡时被苏联红军俘虏,被带到苏联。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9年根据

  1967年10月17日,溥仪因尿毒症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先葬于八宝山,后迁于清西陵崇陵(光绪陵)附近的华龙皇家陵园。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春正月14日出生在北京醇亲王府。是清宣宗道光帝的曾孙,醇贤亲王奕譞与侧福晋刘佳氏之孙,摄政王载沣与嫡福晋苏完瓜尔佳·幼兰之子。

  光绪三十四年冬(1908年),光绪帝载湉病重,慈禧太后下令将溥仪养育在宫中。消息传来,醇王府顿时发生一场大乱。溥仪的祖母老福晋刘佳氏刚听完载沣带回来的懿旨就晕厥过去。未来的皇帝溥仪连哭带打不让内监抱走。溥仪的乳母王焦氏抱着溥仪一起进宫。11月14日光绪帝去世,慈禧太后命溥仪继承皇统,过继于同治帝载淳,同时兼承光绪帝之祧,一人祧两房

  宣统元年(1909年)正月,设置呼伦贝尔沿边卡伦。重整海军,命肃亲王善耆、镇国公载泽、尚书铁良、提督萨镇冰筹划重整海军的事宜,命庆亲王奕劻总司稽查事务。罢免铁良专司训练禁卫军大臣。

  宣统三年(1911年)10月10日,爆发了武昌起义,武昌起义消息传来,清廷一片慌乱。溥仪下《罪己诏》。派陆军大臣廕昌率北洋军队两镇南下,同时命海军驶入武汉江面配合陆军作战。但廕昌指挥不动北洋陆军。在“养病”的袁世凯,一直密切注视局势的变化,同在北京官场和北洋陆军中的心腹徐世昌段祺瑞等保持着联系,对政局了如指掌。武昌起义的胜利,引起帝国主义的仇视,各国公使一致促请清廷起用袁世凯。清廷不得已任命袁为湖广总督,令其督师南下。袁以脚病未好为借口,不肯应命,暗中却操纵北洋军怠战,并提出组织责任内阁,给他指挥水陆各军的全权等条件,要挟清廷。清廷被迫召廕昌回京,任命袁为内阁总理大臣和节制水陆各军。袁在彰德“遥领圣旨,下令北洋军向革命军进攻。11月2日攻下汉口后,即按兵不动,而后带卫队抵京。16日组成责任内阁,迫使载沣辞去监国摄政王职务,袁世凯总揽政府大权,接着便下令北洋军猛攻汉阳,炮击武昌。

  民国元年(1912年)2月12日,隆裕皇太后临朝称制,以太后名义颁布《退位诏书》,溥仪退位。退位诏书中说:“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立宪共和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

  紫禁城时期,溥仪虽然已为退位皇帝,但仍住在紫禁城内,生活费用由民国政府拨给,照旧过着皇帝的生活,其御茶膳房仍保留。所以,在用膳的奢侈,排场程度上毫不逊色从前皇帝生活。

  民国二年(1913年)元旦,袁世凯派人给溥仪拜年,对小朝廷仍然效忠。2月22日,隆裕太后去世,袁世凯通电吊唁,全国下半旗致哀,谥号孝定景皇后。溥仪退位仍在宫中的时候仍用宣统纪年,有内务府宗人府慎刑司,有内监,故臣赠谥,不改衣冠。触犯王法者由慎刑司处治。

  民国三年(1914年)11月,民国参政院提出“维持国体建议案”,要求政府对逊清小朝廷予以管制。袁世凯不得不派人向溥仪提出七条“善后办法”:其一、尊重中华民国,废止与国法令抵触行为;其二、用民国纪年;其三、赏赐只能用于家庭和家族,官民只能赐物,不能赐谥;其四、皇室机关不能对人民发告示,给处分;其五、皇室人员用民国服装;其六、由民国司法厅办理宫内犯罪案件,执事太监违规由专任内廷警卫的护军长官处理;其七、裁内务府慎刑司。

  民国六年(1917年)6月14日,前清遗臣张勋以调解段祺瑞代表的国务院与黎元洪代表的之间的矛盾为名,率定武军4000人入京,把黎元洪赶下台。7月1日,张勋兵变,宣统复辟,年仅12岁的溥仪又坐上龙椅,大封群臣:封赠黎元洪为一等公,任命张勋、王士珍、陈宝琛、梁敦彦等为内阁议政大臣,万绳式、胡嗣瑗为内阁阁丞,梁敦彦、王士珍、张镇芳雷震春、萨镇冰、朱家宝詹天佑沈曾植劳乃宣李盛铎贡桑诺尔布为外务、参谋、度支、陆军、海军、民政、邮船、传、学、法、农工商、理藩等部大臣,徐世昌、康有为弼德院正副院长,还任命了各部尚书和督抚。7月3日,段祺瑞出兵讨伐,12日,张勋逃入荷兰大使馆,次日溥仪宣布第二次退位。复辟期间曾有1架共和飞机在紫禁城上空投下小炸弹,炸到了紫禁城东六宫当中的延禧宫,使当时的建筑轻度损坏。这被认为是东亚第一次空袭轰炸。

  民国八年(1919年)2月22日,籍军官庄士敦至北京紫禁城,担任溥仪帝师,教育溥仪英文、数学、世界史、地理。溥仪因此眼界大开,开始穿西服,并且剪辫,但是遭到陈宝琛郑孝胥等保守人士的反对。溥仪本人离开紫禁城的愿望更为迫切。他一方面是受了英文教师庄士敦的影响,希望能出洋留学,另一方面他“比任何人都更能感到自己处境的危险”。

  民国十年(1921年),溥仪与端康太妃(瑾妃)因范一梅辞退事件,爆发激烈冲突。原本二人关系不错,端康太妃在四位太妃中年纪最轻,思想也比较开明,隆裕太后去世后一直被溥仪称为“皇额娘”。溥仪的祖母刘佳氏和生母苏完瓜尔佳氏一同被端康太妃召入宫中,受到训斥。幼兰因个性极强,受不了这个刺激,从宫里回去后就吞鸦片烟自尽,时年37岁。这件事给溥仪造成的打击很大。

  民国十一年(1922年)11月16日开始几乎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就是他以鉴赏为名,调阅清宫收藏书画。12月1日,溥仪大婚,娶了一后一妃。皇后是婉容妃子文绣。在紫禁城中,溥仪或读书吟诗、作画、弹琴,或捏泥人、养狗、养鹿,有时还到宫外坐汽车,逛大街。

  民国十三年(1924年)10月22日夜,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直军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突然倒戈回京,软禁了贿选总统曹锟,导致了吴佩孚的垮台。这一政变对缓终结束北洋军阀的统治客观上起了进步作用。但冯玉祥很快发现他又处于旧势力的包围之中,“革命”举措步步维艰,

  面对国民军的步步紧逼,曾经为帝的溥仪是难以忍受的。北京政变是一个重要的转折,他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如何能逃出国民军的监视,尽早远走高飞,准备复仇。对此时的溥仪来说,离开眼前这个是非之地才是当务之急

  民国十四年(1925年)2月,溥仪移居静园,与清朝遗老遗少以及张作霖、段祺瑞、吴佩孚等往来,谋划“复号还宫”,再次复辟,是为“后逊清小朝廷”。溥仪被逼宫后,日本各大报章都刊登出同情溥仪的文章,为以后建立伪满洲国造势。不久,被日本人护送到天津。到了天津的溥仪,就放开了手脚,打破了自己在紫禁城时的种种陈旧规定。溥仪把大量的金钱都花在了如何装扮自己上,用外国的衣饰来装扮自己,带着自己的一妻一妾出入各种场所。西方的文化,已经慢慢的侵蚀了溥仪。而且,在天津的溥仪似乎又找回他清朝皇帝的感觉,在外国租界里,他受到了极高的待遇,不仅在这些外国人当中恢复了自己皇帝的称呼,一些只对外国人开放的场所还特殊为他开放,他充分的享受着他“特殊华人”的殊遇和荣耀。对溥仪来说,保持现有的生活状态,甚至是超越,只能通过恢复自己的地位来实现,而这一切,在溥仪不断形成的复辟思想中,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溥仪在租界期间受列强尊重,这些国家领事、驻军司令尊称溥仪皇帝,在溥仪生日会到场祝贺,并在各国国庆等节日的时候邀请溥仪出席。

  从1925年到1932年,溥仪在天津生活了七年,这七年是他在各派遗老、各种主意之间摇摆的七年,也是他积极活动、寻求复辟的七年。对于与日本相互勾结以实现复辟的梦想,溥仪并不否定,他曾说:我在日本公馆里住了些日子,到了天津之后,我一天比一天更相信,日本人是我将来复辟的第一个外援力量……我拉拢军阀、收买政客、任用客卿全不见效之后,日本人在我的心里的位置,就更加重要了。

  民国二十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并很快占领了全东北,为日本实现分裂中国、建立傀儡政权奠定了军事基础。溥仪于同年11月在日本驻屯军司令官土肥原贤二的帮助下从天津潜赴旅顺,不久到奉天。

  溥仪自是年3月1日至民国二十三年(大同三年、1934年)2月18日任伪满洲国执政,建年号为“

  民国二十三年(康德元年、1934年)3月1日,溥仪在“新京”南郊杏花村举行登基典礼,改国号“满洲国”为“大满洲帝国”,改称“皇帝”,改元“康德”。还兼任伪“满洲帝国”陆海空军大元帅、“满洲帝国”协和会名誉总裁。

  民国二十四年(康德二年、1935年)4月6日,溥仪首次访问日本东京都。民国二十九年(康德七年、1940年)6月26日,溥仪第二次访问日本东京都,日本昭和天皇裕仁亲自迎接。据美国《历史》杂志报导,民国二十九年(康德七年、1940年),溥仪秘密联系萨尔瓦多外交代表团人员,希望能逃亡萨尔瓦多,摆脱日本人控制。萨尔瓦多外交代表团人员返国后,将溥仪的意愿报告给萨尔瓦多总统马丁内斯。正好马丁内斯是一个神秘主义者,他认为溥仪前往萨尔瓦多是上天的安排,便不顾与日本关系恶化的危险,亳不犹豫地答应了溥仪的请求。马丁内斯认为和溥仪都是蚂蚁转世,他曾对萨尔瓦多外交代表团人员说:“杀死一只蚂蚁,比杀死一个人罪行严重得多!”

  民国三十年(康德八年、1941年)10月,又有萨尔瓦多外交代表团人员到达新京特别市

  ,溥仪把逃亡萨尔瓦多的计划告诉了一名伪满洲国禁卫队军官,打算让伪满洲国禁卫队护送自己前往萨尔瓦多大使馆,然后再装扮成大使馆职员逃离伪满洲国。没想到的是,伪满洲国禁卫队早被日本关东军收买,那名禁卫队军官向日本关东军告密,溥仪逃亡计划完全失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立即派出宪兵队,将萨尔瓦多外交代表团人员驱逐,关闭萨尔瓦多驻伪满洲国大使馆和数间萨尔瓦多驻伪满洲国贸易公司以作惩罚,从此萨尔瓦多中断与日本的外交结盟关系。日本关东军人员前往伪满洲国宫内府向溥仪提出威胁性交涉和斥责。

  民国三十四年(康德十二年、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并进攻伪满洲国,伪满洲国政权覆灭。

  然而,在拘留所里受到优厚的待遇,令溥仪多次上书向苏联表示愿意永久居留苏联

  1947-1948年,溥仪被前苏联转移到同一城市的另一个看守所里,他仍享受与其他被拘人员不同的生活待遇。如仍可单独用餐,不必参加劳动,甚至不用打苍蝇、蚊子。

  1946年8月10日,溥仪作为证人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证言中,声称自己在任伪满洲国皇帝期间,完全为日本占领当局摆布,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作为伪满洲国元首相应的权力和尊严,是自己被日本关东军胁持到内满洲的。但是,被转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后,溥仪承认由于惧怕日后被中国政府追究,作证时将部分责任推卸给日本方面(含如何到达内满洲),在部分涉及双方责任的地方皆有所保留。

  1950年7月30日,苏联通知溥仪引渡回中国时,他在45号收容所再次向翻译别尔缅阔夫提出留在苏联的要求

  1956年11月15日,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讲话,发表《论十大关系》的基本观点,明确提出溥仪等人是“大蒋介石”,对他们处理方式,只能是逐步地改造,而不能简单地处决。从这以后,溥仪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度过三年时光。其间,他认真进行改造,或者在东北各地参观游览,或者专心写前半生的自传,或者在高墙内的医务室以及房前屋后参加轻微劳动。

  1959年9月17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根据的建议通过了关于特赦确实已改恶从善的罪犯的决定。随后,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特赦令》。然而,对首批特赦,溥仪却不报多大希望,他说:“有谁也不能有我,我的罪恶严重,论表现我也不比别人强。我还不够特赦条件。”别人的看法也差不多,都认为只有官小的、罪恶小的,才有可能首先被特赦。

  1959年11月11日,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和帕巴拉·格列朗杰及随行部分僧俗官员,来到抚顺战犯管理所会见了溥仪、阮振铎。

  1959年12月4日上午,抚顺战犯管理所首批特赦战犯大会召开。由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代表宣读给特赦人员的通知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1959年度赦字001号。溥仪特赦后,在妹妹家住了半个月以后,溥仪搬到了政府安排的一间旅馆里。

  1960年2月16日,溥仪拿着北京市民政局的介绍信到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园报到。2月18日,溥仪正式上班。第一个月,溥仪只负责浇水和搞卫生;第二个月转到扦插繁殖温室。三个月以后,溥仪先后分配到观察温室和繁殖温室。

  1964年,调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任资料专员,并担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和中央文史馆馆员。

  1966年,开始。8月下旬,溥仪家里受到了的冲击,溥仪被迫参加劳动改造。

  1967年,溥仪因患尿毒症病倒。周恩来总理闻讯后指示将他安排到首都医院进行中西医会诊。在病情最危急时,周总理又指派蒲辅周去给他看病,并转达周总理对他的问候,后因医治无效,于1967年10月17日凌晨2时30分去世。溥仪的遗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规火化,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1995年,他的遗孀李淑贤将他的骨灰葬于北京西南120千米的河北省易县华龙皇家陵园,溥仪墓在清西陵附近。

  长期以来,人们对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的称呼都是宣统帝或者清废帝、末代皇帝、逊帝等,因为他没有庙号和谥号,他去世时是平民身份,所以没有谥号。但爱新觉罗家族在台湾的后裔于1967年给溥仪上了庙号“宪宗”和谥号“配天同运法古绍统粹文敬孚宽睿正穆体仁立孝襄皇帝”。“

  民国六年(1917年)五月,张勋以调解“府院之争”为名,带3000辫子军入京。六月三十日夜,张勋等潜入故宫,与陈宝琛等会议,将复辟事告知前清宗室。七月一日凌晨,张勋率康有为、王士珍等50余人进入宫中。溥仪将当天改为宣统九年。溥仪连发九道上谕封官授爵:封黎元洪为一等公;授七位内阁议政大臣,他们是张勋、王士珍、陈宝琛、梁敦彦、刘廷琛、袁大化、张镇芳;授各部尚书:梁敦彦为外务部尚书、张镇芳为度支部尚书、王士珍为参谋部大臣、雷震春为陆军部尚书、朱家宝为民政部尚书;授徐世昌、康有为为弼德院正副院长;授赵尔巽等为顾问大臣;授原各省督军为总督、巡抚;授张勋兼直隶总督北洋大臣,仍留北京;冯国璋两江总督南洋大臣等。七月二日日,授瞿鸿等为大学士,补授沈曾植为学部尚书、萨镇冰为海军部尚书、劳乃宣为法部尚书、李盛铎为农工商部尚书、詹天佑为邮传部尚书、贡桑诺尔布为理藩部尚书。要求全国“遵用正朔,悬挂龙旗”。当天,北京街上出现大门挂龙旗的现象。

  七月十二日,段祺瑞率领的“讨逆军”进入北京,张勋的军队兵寡失败。张勋逃到东交民巷荷兰公使馆内。溥仪的师傅和父亲替他拟好批准张勋辞职的谕旨和退位诏书。

  九一八事变之后,溥仪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九月与日本签订了《日满议定书》,成立伪满洲国,自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至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的两年间溥仪在伪满洲国执政。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在日伪军的扶植下改国号为“满洲帝国”,改称“皇帝”,改年号为“康德”。三月一日登基。“康德”是康熙和清德宗光绪的缩称,意在纪念,并寄托了祗承清朝基业之愿。溥仪兼任伪“满洲帝国”陆海空军大元帅、伪“满洲帝国”协和会名誉总裁。伪满洲国成立后,根据事先的安排,溥仪同日本帝国主义签订了《日满议定书》,使得日本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各个领域全面控制了伪满洲国。

  关东军为了对外保持“满洲国”的“国家”样子,在“形式”和“礼仪”上也较为注意维护溥仪的“皇帝”尊严。安排溥仪外出巡幸。伪满14年间,溥仪曾到过奉天、吉林、哈尔滨、大连、旅顺、鞍山、本溪湖、安东、间岛、牡丹江、齐齐哈尔、佳木斯、锦州、阜新、葫芦岛、札兰屯、王爷庙、海拉尔等地。让溥仪以“满洲国”大元帅的身份参加“大典观兵”和“大典观舰”等军事检阅活动。但“满洲国”的一切行政大事,溥仪既没有决定权,也没有否决权。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已经就任伪满洲国“皇帝”的溥仪,在关东军的安排下,乘坐比睿号战列舰访问日本。作为合作的标本,日方为这次访问下了不少工夫,所到之处,随处可见挥舞小旗欢迎的日本民众,表现“日满和谐”的姿态来。

  对于这次访问,日本做了周密安排,组成了以枢密院顾问林权助男爵为首的14人接待委员会,军部派出“比睿”号战舰和多艘护航舰来大连迎接。溥仪登上日本战舰,检阅了日本“球摩”第12、15驱逐舰队。溥仪一行到达日本横滨后,乘火车前往东京,日本天皇亲自到车站迎接。随后溥仪由秩父宫陪同,乘宫廷仪装马车,来到天皇裕仁当皇太子时居住在赤坂离宫下榻。在日期间,溥仪先后检阅了日军近卫师团、羽志野骑兵第二联队及战车第二联队,并到曰陆军第一卫医院慰问了日本伤兵。

  《清史稿》:帝冲龄嗣服,监国摄政,军国机务,悉由处分,大事并白太后取进止。大变既起,遽谢政权,天下为公,永存优待,遂开千古未有之奇。虞宾在位,文物犹新。是非论定,修史者每难之。然孔子作春秋,笔则笔,削则削。所见之世且详于所闻,一朝掌故,乌可从阙。傥亦为天下后世所共鉴欤?

  李淑贤:溥仪当过皇帝,而我却是个普通护士,然而我们真诚相爱,无论是溥仪所在的全国政协,还是我所在的医院,人们都知道溥仪对我特别好。

  李茂杰:所谓‘满洲国是王道乐土’根本就是日本人制造出来的谎言。溥仪则在谎言中自欺欺人地继续着他的皇帝梦。溥仪登基用过的大殿,那局促的空间正是溥仪有如笼中鸟一般生活的写照。

  :迩者李守信卓什海向绥进迫,德王不啻溥仪,蒙古傀儡国之出演,咄咄逼人。日本帝国主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周恩来:你当皇帝的时候才两三岁,那时的事不能让你负责。但在伪满时代,你是要负责的。

  喻大华:无疑,末代皇帝溥仪是一位重要的历史人物,是人类历史上拥有非凡经历和传奇命运的特殊人物,然而,他身为皇帝却没有掌握过一天国家政权;长期处于政治漩涡中却未发挥关键的作用。

  阎崇年:宣统冲龄登极,成为大清末帝。中国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称皇帝以降,到1912年宣统皇帝退位,历经2132年,溥仪不仅是清朝最后一位皇帝,而且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溥仪退位,既是大清皇朝的终结,又是中华帝制的终结。

  《我的前半生》记录了溥仪从登基到流亡到接受新中国“改造”等过程,是一部回忆录,更是一本特定历史环境下的自省书,溥仪先生所著《我的前半生》是生命力旺盛的作品。问世43年以来,印刷21次,累计印数186.3万余册,而且仍然有长盛不衰的趋势。最早的《我的前半生》的基调即“我罪恶的前半生”,是一本具有悔过书性质的作品。

  爱新觉罗·旻宁(1782年9月16日—1850年2月25日),即清宣宗道光帝。

  庄顺皇贵妃乌雅氏,出生于道光二年(1822年)十月十六日,卒于同治五年(1866年)十一月七日。

  爱新觉罗·奕譞(1840年10月16日—1891年1月1日),醇贤亲王。字朴庵,号九思堂主人,又号退潜主人。道光帝第七子,道光帝庄顺皇贵妃乌雅氏(1822年—1866年)所生,咸丰帝异母弟。

  爱新觉罗·奕詝(1831年7月17日—1861年8月22日),即清文宗咸丰帝。

  爱新觉罗·载沣(1883年—1951年),醇亲王爱新觉罗.奕譞的第五子,光绪帝爱新觉罗·载湉之同父异母弟,生母侧福晋刘佳氏。生于光绪九年正月初五日(1883年2月12日)北京太平湖醇亲王府内。光绪十六年(1890年)袭王爵,成为第二代醇亲王。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任军机大臣。同年十一月其子溥仪入承大统,载沣任监国摄政王。次年代理陆海军大元帅。因此,在清朝的最后三年中(1909—1911年),他是中国实际的统治者。宣统三年(1911年)十月,辛亥革命爆发,被迫辞去摄政王职,闭门家居,次年他被迫同意儿子溥仪退位。民国十七年(1928年),迁往天津幽居,后又去东北,拒绝日本人劝降之要求,并怒斥其子溥仪投靠日本,之后返回关内居住。解放后,载沣将醇王府贡献给人民政府以作公用。1951年初,因多年老病感受风寒,于2月3日病故。

  爱新觉罗·载淳(1856年4月27日—1875年1月12日)即清穆宗同治帝。

  爱新觉罗·载湉(1871年8月14日—1908年11月1日)奕譞次子,即清德宗光绪帝,也是溥仪的伯父。

  孝哲毅皇后阿鲁特氏(1854—1875),阿鲁特·崇绮之女,清穆宗同治帝之妻。

  孝定景皇后叶赫那拉·静芬(1868—1913),叶赫那拉·桂祥之女,清德宗光绪帝之妻。

  郭布罗·婉容(1906年—1946年),达斡尔族旗人。民国十一年(1922年),她17岁跟溥仪结婚,为皇后。父亲荣源为内务府大臣。

  额尔德特·文绣(1909年—1953年),蒙古族旗人。满洲鄂尔德特氏旗人。民国十一年(1922年),她跟16岁的溥仪结婚。溥仪首选的第一位妃子是文绣,但是父亲逝世后端康太妃为首的四大太妃们,皆认为文绣家境贫寒、长相不好,让王公劝溥仪重选。文绣被册封为淑妃。民国二十年(1931年)废除离婚。

  谭玉龄(1920年—1942年8月14日),满族贵族出身,原姓他他拉氏辛亥革命以后,改姓谭。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溥仪对婉容不满并打入冷宫,为了有一个必不可少的摆设和玩物,由亲属介绍当时正在北京中学读书的谭玉龄来到长春与溥仪结婚,住在缉熙楼楼下西侧。溥仪封她为祥贵人,当时溥仪32岁,谭玉龄17岁。谭玉龄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深受宠爱,溥仪经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谭玉龄聪明能干,温顺贤惠,待人接物十分稳妥。但与溥仪过了5年如漆似胶的日子后,22岁的谭玉龄却一命呜呼。关于谭玉龄的死,至今还是个谜。2002年爱新觉罗家族后人为其上谥号,曰明贤皇贵妃。

  李玉琴(1928年7月15日—2001年4月24日),祖籍山东的李玉琴生于长春市一户普通人家,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考入伪满新京南岭女子优级学校。1943年4月,李玉琴被选入伪满洲国的“皇宫”中,并被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封”为“福贵人”,这是溥仪的第四位妻子。1957年5月废除离婚,后再嫁。2001年,因肝硬化病故。

  李淑贤(1925年—1997年),汉族(有对她的称呼为“孝睿愍皇后”,但并非实际认定的谥号,其本人并不认同,就这一基于新中国溥仪得到改造之后的婚姻来看,该称谓是对于李淑贤本人的不尊重)。1962年,作为护士的李淑贤与溥仪结婚。

  爱新觉罗·溥杰(1907年—1994年),幼年为溥仪伴读,后伪满洲国宫廷侍卫长,娶日本人嵯峨浩为妻。1945年被苏军俘获,后移交给中方,关押于抚顺。1960年获特赦,在全国政协工作,后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民族委员会副主任。

  爱新觉罗·溥任(1918年—2015年),北京市政协委员,清史研究专家,教育家。

  爱新觉罗·韫龢(1911年—2001年),金韫和,后改名金欣如,由溥仪指定与伪满总理大臣郑孝胥之孙郑广元结婚。

  爱新觉罗·韫颖(1913年—1992年),乳名佩格”,又名金蕊秀,字“蕊秀”(父亲载沣取),号“秉颢”(溥仪亲取),英文名“Lily”(庄士敦题赠),郭布罗·润麒之妻,婉容之嫂,北京市东城区政协委员。

  溥仪读书极不用功,除经常生病不上学外,还不时让太监传谕老师放假。他读书的兴趣远不如对毓庆官外那棵大桧柏树的勃勃兴致。溥仪常常蹲在那儿看蚂蚁,一蹲半天,玩得把吃饭都忘掉。后来又被蛐蛐、蚯蚓所吸引,叫人搬来大批古瓷盆缸喂养这些昆虫。老师们对于这个学生无可奈何,只好采用权宜办法,每天早晨起来后,由总管太监张谦和站在卧室外,把昨天的课文大声诵读几遍给溥仪听;在溥仪到太后面前请安时,则以“见面礼”,让他在太后面前把书从头念一遍,促使他记忆。这样,学了几年,当然背不出几篇文章。满文学得更糟,连字母都没学会,随着师傅伊克坦的去世而彻底了结了这门功课。

  老师们为促进溥仪学习,想了个伴读的办法。伴读的学生每月可以拿80两银子的酬赏,另外还赏“紫禁城骑马”,即从东华门、西华门进宫以后还可以在宫内骑一段路程再下马,这是朝廷对臣下的一种特殊恩典和荣誉。先是由贝子溥伦之子毓崇伴读汉文,后来又增加溥仪的弟弟、醇亲王次子溥杰伴读汉文。这时溥仪稍有长进,当着老师面能在书房里坐住凳子;老师对溥仪的过失也可以用训斥伴读生的办法加以规劝、训诫。

  民国六年(1917年),张勋率兵入京,溥仪第二次登基当皇帝,是为溥仪复辟或宣统复辟。这年为丁巳年,史称“丁巳复辟”。但是,历史教科书及论著文章称作“张勋复辟”,这很值得商榷。“复辟”二字:“复”,《史记·平原君列传》:“三去相,三复位。”其意思是恢复;“辟”,《尔雅·释诂》:“辟,君也。”其意思是君位。“复”与“辟”两个字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恢复君位或恢复帝位。这次宣统复辟,是由张勋统兵进京,扶持溥仪重新恢复皇位。张勋何许人也?张勋仅是一个长江巡阅使、安徽督军,相当于省军区司令。许多书文称“张勋复辟”,其有何“辟”之可“复”?实际上是张勋兵变,溥仪复辟或宣统复辟,而不是张勋复辟。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春夏之交,苏联内务部门对溥仪以下各伪满大臣开始了一系列传讯。溥仪开始不知道苏方这样做是为什么,直到8月苏方通知他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当证人,他才明白。

  溥仪在苏联军方押解下前往日本。在法庭上,溥仪陈述了日本帝国主义奴役满洲的计划和实施过程。他详细叙述了“九·一八事变”后,天津日本驻军司令香椎浩平如何强迫他去旅顺,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怎样威逼他从旅顺到长春去当“满洲国皇帝”,以及他如何遭受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监视,无权甚至无个人的人身自由。

  当溥仪控诉日本人杀害他妻子谭玉龄时,情绪开始失控,他用手使劲地拍打证人台。在讲到天皇裕仁送给他天皇神器宝剑和镜子时,溥仪再次无法抑制激动的情绪:“当我拿着这些东西回家时,家里人都哭了。这是我这一代人的耻辱。”日本战犯的辩护律师认为这是攻击日本天皇的祖先,溥仪大声回击:“我可没有强迫他们,把我的祖先当他们的祖先!”这句话引起哄堂大笑。

  从八月十六日起,溥仪连续出庭8天,创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单人作证时间最长的纪录。作证完毕后,他又回到了收容所,继续他的特殊俘虏生活。1950年7月30日,苏方向溥仪下达了回国通知。即使此时,溥仪仍对第45特别战俘收容所的翻译别尔缅拓夫表达想要留在苏联的意愿。1950年7月31日,溥仪登上回国的列车。

  1964年对于溥仪而言是最快乐的一年。这一年,他的著作《我的前半生》几经删改终于付梓出版;他携妻子参加了全国政协组织的参观团,亲眼看到了新中国成立十年的建设成果;更重要的是,他成为了一名全国政协委员。

  1964年12月30日,溥仪手持红色封皮印着烫金字的出席证,出现在全国政协四届一次会议的大厅里。这是他第一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会议。会上,溥仪做了发言,通过现存的发言稿可以看出他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今天,我能够作为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一个成员在这里发言,心情非常激动……有许多外国记者访问我,他们觉得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在新中国存在,是个奇迹。不但生存,而且生活得很好,更使他们迷惑不解。在我们的社会,确实出现了这样的奇迹:把战争罪犯改造成新人。

  1960年11月26日,他郑重其事地穿上了会见外宾时才穿的中山装,在与同事们一起投下选票时,他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事后他这样写道:

  “1960年11月26日,我拿到了那张写着“爱新觉罗·溥仪”的选民证,我觉得把我有生以来的一切珍宝加起来,也没有它贵重。我把选票投入了那个红色票箱,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是世界最富有的人。我和中国六亿五千万同胞一起,成了这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主人。”

  获得特赦后的溥仪共参加过三次选举,第三次是他刚刚做完肾切除手术出院不久。那一次,溥仪拖着病体在李淑贤的陪伴下,与街坊们一起听取了街道负责人对候选人情况的介绍。介绍结束后,溥仪还抢着发言。令李淑贤惊讶的是,刚刚出院的溥仪,那次说话声音出奇的洪亮。几天后,溥仪和李淑贤在附近的南操场小学参加了投票。李淑贤记得,在排队等待投票时,溥仪始终带着一种庄严的神情。看他虚弱的样子,李淑贤曾想跟前后排队的老街坊们商量插一下队,但溥仪无论如何也不肯。直到把选票郑重地投到票箱内,他才在李淑贤的搀扶下回了家。

  普通人看似平常的选举权,溥仪却格外珍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一张薄薄的选票对他意味着什么,它代表着新社会对于他作为一名国家公民的认可。

  溥仪自述:“我曾经做了四次皇帝。第一次是三岁时继承先人的皇位。第二次是1917年,张勋在北京复辟,拥戴我做了十天的皇帝。第三次是1932年,日本人在东北把我扶上了伪满洲国皇位,这一幕在1945年结束。第四次当皇帝,是在前年。我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获得了选举和被选举的全部权利。现在我同其他中国人民一样,是一个‘集体皇帝’。

  1962年,来自统战部、全国政协的同志,以及溥仪的家人、同事一百多人参加了溥仪的婚礼。溥仪身穿中山装,发表了长长的致辞。溥仪说,之所以选在这一天举行婚礼,是因为第二天是劳动人民的节日。

  刚刚回京三个月,七叔载涛就给他介绍了位张小姐。这位小姐穿着入时,还热情地请溥仪跳舞、抽烟。但当溥仪知道她父亲以前是醇亲王府的仆人,曾深受皇恩时,两人的交往戛然而止。

  婉容有位表妹人称王大姑娘,直到50岁还是单身。此时,她也对溥仪产生了兴趣,又是请他吃饭,又是约会,令溥仪不胜其烦。一位过去的随侍想“攀龙附凤”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溥仪,也被溥仪拒绝了。他说:“他们要嫁的是那个‘皇帝’,不是我这个普通百姓。”

  1962年1月,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这些日子里,不少人为我找对象。屈指算,已然说了七八个对象,还没有看好。等我说妥了对象,一定告诉你。同为文史专员的周振强拿着一张照片来到办公室,说是人民出版社编辑沙曾熙托他给照片上的女子介绍个对象,照片上的女子正是李淑贤。看了照片溥仪很感兴趣,当他得知李淑贤还是名护士时,就更满意了。几天后,在周振强和沙曾熙的引荐下,溥仪和李淑贤见面了。

  1967年10月17日,溥仪在北京逝世,遗体于1967年10月19日火化。对于骨灰如何处理,周恩来总理当时作了明确指示:一是可由爱新觉罗家族决定;二是可由家属选择在革命公墓、万安公墓和其他墓地的任何地方安葬或寄存骨灰。20日家属聚会进行了讨论,经家族一致商定,将溥仪的骨灰寄存在八宝山人民骨灰堂。

  1980年5月29日下午,在全国政协礼堂为溥仪、王耀武廖耀湘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会后根据中央指示,将溥仪的骨灰盒移至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1994年,旅居海外的张世义先生在易县崇陵西北兴建了一座华龙皇家陵园。为了提高陵园知名度,张世义经过不懈努力,劝动了李淑贤,将溥仪的骨灰迁葬西陵。

  安放仪式于1995年1月26日举行,由李淑贤把骨灰盒捧至墓穴前,安放在铺着黄缎的灵台上。一个简单的仪式之后,陵园工作人员将骨灰盒放入水泥筑的“椁”内。面南背北,盖上“椁”盖,最后浇铸混凝土。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皇帝的骨灰就这样安葬了。

  尊龙/吴涛(少年)/Richard Vuu(童年)《末代皇帝》1987年(美国)贝纳多·贝托鲁奇导演

  《爱新觉罗·溥仪》2005年(中国大陆)央视《探索·发现》栏目的10集人物传记片

  张萌(童年)蔡远航(少年)陈道明(成年)朱旭(老年)《末代皇帝》1988年(中国大陆)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宣统皇帝名溥仪,宣宗之曾孙,醇贤亲王奕枻之孙,监国摄政王载沣之子也, 于德宗为本生弟子。母摄政王嫡福晋苏完瓜尔佳氏。光绪三十二年春正月十四日, 诞于醇邸。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三十四年冬十月壬申,德宗疾大渐,太皇太后命教养宫内。癸酉,德宗崩,奉太皇太后懿旨,入承大统,为嗣皇帝,嗣穆宗,兼承大行皇帝之祧,时年三岁。”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甲戌,尊圣祖母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为太皇太后,兼祧 母后皇后为皇太后。先是,太皇太后并亦违豫。是日,崩。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庚辰,颁大行皇帝遗诏。安庆兵变,剿定之。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加恩庆亲王奕劻以亲王世袭罔替,贝勒载洵、载涛加郡王衔,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立禁卫军,命贝勒载涛、毓朗、尚书铁良专司训练。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重整海军,命肃亲王善耆、镇国公载泽、尚书铁良、提督萨镇冰筹画,庆亲王奕劻总司稽查。罢铁良专司训练禁卫军大臣。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闰二月甲申,诏严预备立宪责成,戒部臣、疆臣因循敷衍,放弃责任。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六月甲申,庆亲王奕劻免管理陆军部事。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吕海寰罢,以徐世昌充督办津浦铁路大臣,沈云沛副之。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二月乙亥朔,联豫请以新噶勒丹池巴罗布藏丹巴代理前藏事务。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三月乙巳朔,王士珍以疾免,命雷震春署江北提督。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革命党人汪兆铭、黄复生、罗世勋谋以药弹轰击摄政王,事觉,捕下法部狱。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癸丑,贝勒载涛奏考察各国军政,军人犯罪,统归军法会议处审断,非普通裁判所得与闻。谕照行之。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九月辛丑朔,资政院举行开院礼,监国摄政王莅会颁训辞。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十月癸酉,诏改于宣统五年开国会,以直省督抚多以为言,复据顺天直隶各省谘议局人民代表请原速开国会,故有是命。甲戌,命溥伦、载泽充纂拟宪法大臣。

  《清史稿·本纪二十五·宣统皇帝本纪》:庆亲王奕劻请免军机大臣及总理外务部,优诏慰留之。己巳,资政院请明谕剪发易服。

  刘威,溥仪寓居天津时期复辟思想的萌生[J],黑龙江史志,2011.(9)

  溥仪: 《我的前半生》 , 群众出版社1964年3月出版, 第383页:1945年8月9日, 苏联对日宣战。第二天, 最末一任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同他的参谋长秦彦三郎向溥仪宣布日军要退守南满, 伪满的国都要迁往通化, 必须当天动身。经溥仪再三要求, 给了三天宽限。

  《溥杰自传》, 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年4月出版, 第72页:从新京捧来的清皇朝历代祖先的牌位,也在这里烧毁, 随着烟消灰尽, 说明清皇朝确实灭亡了。

  A.U.科夫通. 斯坦克维奇: 《沈阳卫戍司令》 , 载苏联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编著《在中国的道路上: 回忆录》 , 莫斯科1989年出版, 第346-347页:普里图拉对我们的到来十分高兴。正式介绍后, 他说:现在我更加高兴, 不管怎么说, 毕竟有了军队, 虽然这支部队还不算大。你们到来之前, 我觉得很不舒服。这里同皇帝还有一段插曲, 我把皇帝从日本人鼻子底下运到了赤塔.溥仪在赤塔吗?我脱口问。是的, 已在赤塔, 他未能从满洲溜走。普里图拉笑了, 并述说这位末代满洲皇帝作俘虏的经过。我们飞机在机场降落时, 普里图拉继续说:我们当中谁也不知道, 在这里, 在沈阳竟有个溥仪。种种迹象表明, 他准备飞往日本。不管怎样,我们在机场上见到了准备起飞的飞机。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此时, 一位身材端庄, 还十分年轻,穿军服的人向该机走去, 我们拦住了他。经过详细追问才搞清, 这正是皇上, 我决定捉住他, 刚好我们的飞机正在起动。通过翻译, 我开始与溥仪谈话, 不露声色地将他挤向我们的飞机。当他走向我们的利2号飞机时, 我们有礼貌地缴了他的枪, 让他坐上飞机, 把他护送往赤塔。一切做得如此神速, 以至于溥仪的警卫和机场工作人员在我们的飞机升空后, 才明白所发生的一切。这个傀儡的活动就此结束了。

  溥仪: 《我的前半生》, 第387页:这天上午十一时, 我先到了沈阳机场, 在机场休息室里, 等候着另一架飞机。等候了不久, 忽然响起了一片震耳的飞机马达声, 原来是苏军飞机来着陆了。一队队手持冲锋枪的苏联士兵, 走下飞机, 立即将机场上的日本军队缴了械。不大的时间, 机场上到处是苏联的军人。这是苏军受降的军队来到了。由于这个变化, 我没有能够到日本去。第二天, 便被苏联飞机载往苏联去了。

  溥仪: 《我的前半生》, 第386页:1945年8月16日, 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吉冈安直通知溥仪即刻动身去沈阳, 明天飞赴日本,并叫他挑选几个随行人员。溥仪挑选了弟弟溥杰, 两个妹夫润麒、万嘉熙, 三个侄子毓山詹、毓品山、毓塘, 医生王子正和随侍李国雄。

  李国雄口述, 王庆祥撰写的《伴驾生涯-随侍溥仪3年纪实》, 工人出版社1989 年出版, 第243页:溥仪在沈阳机场被俘, 难道是偶然间遭遇了苏联伞兵吗? 我亲身经历了这次被俘过程的一切细节, 我认为溥仪是作为日本献给苏联的投降礼物而去沈阳的, 不过这是上层之间的事, 吉冈和桥本当了陪送品而不自知

  溥仪:《我的前半生》, 北京:群众出版社,1982年,第386-387页,第389页

  俄罗斯国家对外档案馆的解密档案显示,1947年12月9日,溥仪在狱中给苏联政府写了一封 “请愿书”,请求长期居留苏联:“……兹幸在一九四五年因苏联邦之仗意 (义)出师,一举而击破根深蒂固之日本关东军,不独解放全东三省之人民,即余亦因此而得脱去 日本军阀之桎梏, 此余精神上之 生命复活也。迨至一九四六年蒙苏联邦当局允许余赴东京而为对裁判日本战争犯罪人法庭之证人,因得一洗十余年来之积恨可耻,此更余所引为意外之欢喜及幸福者也。 此皆苏联邦之所赐也。故余对于既拯救余之生命并允许余为精神上之刷洗两事,实为余极端感激而不能志者。是以此后余愿以一介人民之资格,愿对于苏中两国人民之永远亲爱,永久团结,永久幸福事项,愿尽余全心全力,而努力前进。此即余感谢苏联并愿酬报苏联之处者也。”

  抚顺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伪满皇帝群臣改造纪实》 , 辽宁人民出版社1992年10月出版, 第2、4、6、9页。

  《紫禁城的黄昏》,[英]庄士敦著,陈时伟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7年4月第一版

相关新闻